霧峰光復新村

空軍三重一村中壢大觀園  | 新竹六燃忠貞新村左營建業新村宜蘭化龍一村
北投中心新村龜山憲光二村霧峰光復新村   | 虎尾建國一村鳳山黃埔新村

訪談QA

Q1:隨著時間進程而改變,貴單位在光復新村中扮演什麼角色?
光復新村的保存運動的過程非常長,首先是會面臨到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以前光復新村是臺灣省政府宿舍。1998年因為修憲省虛級化(凍省)。凍省之後,南投中興新村、霧峰光復新村、省議會、省府機構就已經失去了功能,走入歷史。因為這樣的原因,光復新村在「凍省」之後都存在著一個「定位不清楚」的問題。1999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光復新村就正處於地震的重災區,許多的房屋倒塌,災情嚴重。大概從那個時候開始,因為我家就住光復新村,又洽逢剛大學畢業,就萌生了一個很單純的想法,「推動家園重建」。

那時候中部地區到處都在推家園重建。在這樣的背景下,那時的想法就是想要恢復光復新村早期的面貌。後來真正開始行動了之後才發現,其他地方的家園都能重建,可是光復新村就好像是「走一步,退兩步」,重建的速度非常非常的緩慢。原因就是碰到了很多結構性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是那時二十幾歲的我,以及光復新村中的那一群「中生代」能夠解決得了的。

在2003年政府成立「國資會」針對全台灣這種大面積的閒置的宿舍進行統一的清查,如果評估了一個地方利用的可能性低或是那塊地方的土地有其他的用途,那政府就把那塊土地賣掉,把房子拆掉,然後進行其他的開發。2003年這個政策出來之後,光復新村也在這個「拆除名單」當中。之後我們面對這樣的一個局面,就開始推動保存運動,但是要這樣的保存難度是相當高的。

因為那個年代的「文化資產法」對於清代的建築或是廟宇保存是相對容易的,而後來的日本時代或是戰後時代的東西要保存,在想法上是很有挑戰性的。普遍的觀念就是對於這些近現代的東西都難以接受用文化資產法去把它們保留下來,從2003到2005年,就有很多這樣的大型宿舍被拆除的案例。在拆除的過程中,有引發一下反彈,這個反彈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大家認為這種大型的國有宿舍,它的文化價值應該得到重新評估。而不是用單純的國有資產活化的角度將全部的東西用一種「推土機」式的方式將它們推掉。

同時就有人推動文化資產法的修法。出現了許多的反省,進而推動了2005年文資法的大翻修。第二個方面是當時有很多的公有土地被拿來標售,一般人買不起只有財團買得起。就變成了開放商列地的標地。這樣的政策就在社會上引發了很大的討論,因為它形成了很多的不公平。那個時候我們無法改變政策,只能盡可能的推延,讓拆除光復新村的事情盡可能的往後。

到了2008年底,政府終於宣佈要拆除光復新村,開始遷出居民。2009年年中,這個村基本上都被遷光了,準備拆除。因為新的文資法在2005年通過,讓一些近現代的東西能夠保留下,出現了一些保留成功的案例。在光復新村面臨拆除的時候,行政院在針對國有資產的處理方式上出現了政策性的改變。2009年7月,行政院就宣佈暫停五百坪以上大型國有土地出售,光復新村就這樣意外的遇到了歷史的轉折。

那個時候居民已經遷走,房屋又還沒拆,完全變成了一個閒置的空間,那我們就有了討論如何重新利用光復新村的機會。之後我們就有運用新的文資法的觀念去推動光復新村的保存。那時候我野心很大,認為「一棟都不能少」;這個光復新村的面積大約有10公頃290棟房屋,不能說只留下一排或是一棟去做一個代表性的保存。從那個時候開始才正式發動光復新村文化資產保存運動,到了2012年初光復新村才只能被登錄成為文化景觀,劃定整個區域被保留下來。

遷村時景象十分的動亂,因為我本人是十分想要保留的,但是有些住戶是想要推動整個拆遷行動的進行,只要給到補償款,其他什麼都不管了,像我們要尋求這些住戶支持的時候就會被罵,也有周邊的住戶也認為保存運動會讓整個地區失去經濟發展的機會。

Q2:協會在不同階段的工作內容分別是做些什麼,接下來的工作計畫為何?
從1999年推動光復新村重建到2008年光復新村被迫遷村,在這個過程中,很漫長而且幾乎看不見結果。在這期間雖然有許多的夥伴來幫忙,但是會一直來來去去。花園城市協會在2010年年底正式成立,之前有提到兩個大的議題,其中一個議題因為修法而不存在後,剩下的議題便是光復新村到底有什麼價值?需要拿出證據去說服社會大眾。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即便有價值,那要保留多少才能算數?我之前有說整個園區290棟房子,一棟都不能少,但有些人就會說這樣會不會太多,後續運用維護的資金會不會成為問題?能不能留一半甚至更少?就會有很多人來建議我要採取一個務實的目標,但是那時候不太能接受。

在光復新村保留的價值上發生了一件很幸運的事情,在光復新村要被拆除之前,我偶然的機會發現,光復新村的規劃者是當時臺灣省政府建設廳副廳長劉永楙,他是台大城鄉所劉可強教授的父親。我察覺到這個訊息之後,就聯絡了劉可強教授。得知那時候他爸爸剛剛過世不久,有留下一本日記。那本日記裡面就有記載光復新村,因為那本日記就有了很多第一手史料去佐證光復新村是一個小型的完整的都市規劃。那光復新村的價值就變得獨一無二了,光復新村的保存就受到了廣泛的認同。那就來到了第二個問題,這麼一大片光復新村要保留多少才算數?通過劉永楙先生的日記我們了解到,光復新村重要的核心概念是整個都市計劃的思考與落實。 因為這樣才得以全區保留。後來我們就以光復新村是都市計劃里程碑的概念去申請文化資產,到了2012年就公告通過得以保留。

2012年光復新村登錄為文化景觀後,有多個民間團體採取自發性的保溫行動,到2015年年底進駐計劃開始,這期間有將近四年的時間。秘書長將整體分成三個角度來談這件事情,第一個是花園城市協會的角度,第二個是臺中市政府,第三個是中央政府的角度以財政部國產署為核心。花園城市協會的部分就是,在光復新村被保存之後,我們一直都有個共識,土地是公有土地,我們花了那麼多時間經營推動的這些東西都是國家的資產,它不是屬於個人的,所以要在這個地方制定相關的法制,就要得到地方政府、文化部門的支持。因為在被指定為文化景觀這個名義之後,對於「如何落實保存」的制定,是文化部門的權責。其次就是整個園區的運營維護、重新活化也需要政府的資源投入,不然動輒幾千萬、上億的維護費用。從協會的角度來說沒有辦法真正的去經營光復新村。所以我們那個時候有兩個原則,一個是以光復新村為主體,概念就是要篩選進駐光復新村的對象。第二個是要採取開放的態度,我們歡迎好的想法和好的資源進駐光復新村,促成地方的活化。協會那個時候也有制定一系列的原則,只要是符合原則的資源我們都開放進來。到了2015年,當時的台中市長胡志強認為青年創業計劃應該要跟文化資產的利用放在一起,於是他就宣佈中市的摘星山莊、光復新村、審計新村成為青創園區,而青創計劃是屬於勞工局的範疇,光復新村的文化景觀是文化局的範疇,所以整個光復新村的青創進駐計劃是一個跨部門的合作計劃,並由副市長或市府秘書長主持跨部門會議,前後有40場次以上。

Q3:在執行中是否有遇到困難或有趣的事?
有人問我,光復新村為什麼會保存成功?我認為有三個元素:ㄧ、保留的目標十分明確,二、始終朝著目標努力,三、幸運。那目前的困難就是,「摘星計劃」及「INGO」使用到的空房舍占全部房舍的五分之一,當市政府和社會的重心放在摘星計劃上的時候,我們就發現剩下的房舍的活化就難以推動,因為政府資源、社會的期待都聚焦到那五分之一的摘星計劃的基地上,難以跨越這五分之一的發展瓶頸,這也是目前光復新村發展上遇到最大的問題。

個人曾經以「摘星青年」身份進駐光復新村,從這個身份上,我是能和其他創業者溝通的,這幾年大概有一百多組人進駐或是曾經進駐過光復新村,就會有很熟或是一直都不太熟悉的狀況出現。我自己在看待光復新村的時候,我會習慣用光復新村全區一體的概念去看待光復新村遇到的問題,但絕大部分的店家只認識到光復新村那五分之一的創業園區,我們看到光復新村的問題角度不盡相同。大家的扮演的角色不一樣,但也會通過溝通的方式去協調整件事情。

Q4:對於現階段眷村空間保存與活化,有什麼想法或看法?
目前的臺中市政府對於光復新村的發展沒有什麼看法,這點不能著急。我們的目標依然是光復新村全區的重新活化。但是從光復新村登錄為文化景觀也過去很多年了,目前活化的進度不到一半,所以它能走到什麼才能全部發展起來,時間點上我也沒有把握。花園城市協會的關注點,會慢慢從光復新村轉移到「光復新村如何帶動整個霧峰的發展」這個問題上,那我們要扮演角色就是將光復新村跟周邊的其他的文化資產連接到一起,讓它變成一個帶狀的文化場域。

圖片來源:吳東明秘書長、臺灣花園城市發展協會、陳冠閔先生、陳潘桂女士、臺中市政府(依照片順序)

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 >>> 榮光雙週刊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